永州工程机械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专用汽车

我国公法不能缺席矿业纠纷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7日    点击:[0]人次

我国公法不能缺席矿业纠纷

近几年来,我国矿业市场与世界经济形势一起经历着低迷和大幅调整,加之目前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供给侧改革,我国矿业企业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日前,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召开最高人民法院矿业诉讼审判案件疑难法律问题研讨会,与会法律界人士认为,由于我国社会的浮躁和诚信缺失,导致经济发展与人的认知不匹配,各种争议和纠纷层出不穷,具体到矿业领域,则是各种矿业疑难诉讼问题不断显现。

矿产领域纠纷需要公法介入

矿产资源作为不可再生的宝贵资源虽属于国家所有,但其关乎资源所在地百姓的现实利益和长远利益。由于矿山经营者急功近利,采取短期行为,以致浪费和破坏矿产资源现象十分严重,更严重的后果则是矿难频发和纠纷不断,我国各级法院受理的涉矿纠纷案件逐年增多。同时,各地法院对于矿业纠纷的性质、合同效力、损失确定,包括法院应否受理等问题均存在很大争议,由此导致在具体的法律适用上标准不一。

日前,在“我国矿业权流转理论与司法实务学术研讨会”上,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指出,矿产资源是一种重要的自然资源,矿产资源的合理开发利用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既是破解资源瓶颈约束、保护生态环境的首要之策,也是构建“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践行五大发展理念的应有之义。

江必新指出,矿产资源具有耗竭性、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矿业权兼具民事物权和行政特许的法律属性,矿业权流转纠纷案件往往涉及多方利益主体,公私法交融的特点突出。矿业权流转纠纷案件的审理应遵循保护矿产资源依法流转、维护市场秩序和交易安全、保障矿产资源合理开发利用、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等原则。

江必新强调,矿产资源国家所有权具有公产性质,在法律调整方面公法不能缺席。现代公、私法具有相互融合贯通的趋势,矿产领域的私权保护同样需要公法的介入。矿业权具有特殊的法律属性,其权利行使应考虑资源利用的代际公平、生态环境的高度关联和物尽其用的价值衡平,设定科学、合理的流转条件,用最严格的法律制度规范矿业权流转。

法律维护矿业领域正常秩序

当前,我国矿业企业在持续“寒冬”的外部环境中艰难前行,但是我国现行的1996年矿产资源法在近20年里没有修订,严重滞后于矿业实践,更凸显法律与实践的脱节。因此,最高人民法院在个案审理中对具体问题的解释和所形成的裁判规则,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据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调查,2008年~2015年间,最高人民法院矿业诉讼案件共404件,通过案件样本筛选与整理,在97个有效案件样本中,矿业合作承包等合同19件,占比20%;矿业股权转让17件,占比18%;矿业管辖权争议14件,占比15%;矿业借贷等纠纷13件,占比13%;矿业权转让8件,占比8%;矿业侵权损害赔偿7件,占比7%;执行等其他程序问题7件,占比7%;买卖合同4件,占比4%;资产转让3件,占比3%;投资纠纷3件,占比3%;行政案件2件,占比2%。其中,二审案件39件,占比40%,再审案件57件,占比59%,执行复议案件1件,占比1%。

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分析,我国矿业诉讼二审案件中,改变一审的8件,占比21%,维持一审的31件,占比79%。主要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作为一审法院,在对案件当事人争议的基本事实,证据、主要法律的判断和理解上比较准确,与最高院的观点有较高的一致性,所以最高院二审改判的比例相对较小。而矿业诉讼再审案件中,改变原判的14件,占比26%,维持原判的40件,占比74%。主要是经最高院再审的案件,一审法院的层级都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之下,即一审法院是各地方的中级法院或基层法院,在对一些关键事实以及法律的判断上需要进一步加强。

江必新要求,审理矿业权流转纠纷案件,要注重树立产权保护意识,顺应自然资源产权制度改革趋势,支持行政机关依法加强行政监管,维护矿产资源市场流转秩序;要坚持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相协调,将保护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作为裁判的重要因素综合考量,促使矿业权的行使符合生态文明建设和可持续发展的要求。

有法律界人士认为,鉴于目前我国对矿山企业的管理涉及到工商、税务、煤炭、环保、安监、国土资源管理等多部门,应当研究建立各部门沟通协调机制,采取措施,维护矿业领域正常秩序。同时,各级法院应加强对矿业纠纷案件的调查研究,统一执法标准,正确适用法律,妥善化解纠纷,积极提出司法建议,促进矿山企业依法经营和健康发展。